黑皮狗除了從開幕以來的王牌教師----職棋二段劉建昌老師之外,

今年更特別延攬到在大安國中圍棋專班授課的職棋四段陳義翔老師!

陳義翔老師是職棋界新生代的代表之一,

他的父親職棋六段陳永安老師更是當年棋壇蓬勃發展的重要推手,

作育英才不計其數;母親徐仙娥女士長期在中華棋協擔任執行秘書,

棋士們都習慣稱呼她「徐阿姨」;

能有圍棋世家的高手加入黑皮狗團隊,

相信對孩子們的幫助一定更不可限量~

 

為了讓家長更加了解陳義翔老師,

小編特別與老師進行訪談,

與大家分享陳義翔老師成長的心路歷程喔!

------------------專訪時間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
黑皮狗小編(以下簡稱黑):

老師您好,請問在圍棋世家長大的您,小時候開始學棋時,是因為自己有興趣,才開啟了這條圍棋路嗎?

 

陳義翔老師(以下簡稱陳):

當初其實是一點興趣都沒有,

因為當時輸棋對我來說的挫折不小,

只要下輸一盤棋,就會很想哭,

所以從國小到國二,期間都沒有甚麼再碰棋;

直到國三,課業的壓力很大,

下棋對我來說反而是一種調劑,

幼年時的挫折感已經不復現,

下棋比起念書來反而更快樂!

就這樣一路往圍棋的路上走了。

 

黑:所以回到圍棋的世界裡,就已經立定志向,向父親(陳永安老師)看齊了嗎?

陳:最初媽媽其實是不贊成我走職棋這條路的,

  因為爸爸在職棋的戰績雖然輝煌,但每當頭銜戰時,

  連續數個月緊繃的壓力、與成功僅差一步之遙的痛苦,

  看在媽媽的眼裡,實在是太痛苦的一件事了!

  也因此,她不想我像爸爸一樣辛苦,

  所以當初十分反對。

 

黑:哇,這麼辛苦,那又是什麼原因促使義翔老師下定決心呢?

陳:其實在國三享受到下棋的樂趣之後,在那年晉升了(業餘)初段,

  也讓我動了想要以圍棋為業的念頭,

  爸爸向來很少和我對弈,當時他就和我下了一盤棋,

  跟我下完之後,就說:「你去下棋吧!」

  那盤對局直到今天,都還時常出現在爸爸的課堂上,

  然後和同學炫耀自己兒子初段的時候有多厲害(笑)

 

黑:為人父最高的驕傲就是這樣吧!(笑)

陳:哈哈,所以我想後來媽媽沒有那麼反對,

  應該是爸爸有與媽媽溝通討論過,

  才能在國三的時候支持我往這樣的方向邁進;

  而爸爸對我抱著這樣的期待,

  也更讓我覺得「總有一天,我一定要在圍棋上贏過爸爸!」

  只可惜,到目前為止還沒有達成目標……

 

黑:義翔老師您太謙虛了啦!

陳:沒有沒有,我距離爸爸的巔峰時期,真的還差距太遠了。

  我最喜歡的棋手----藤澤秀行老師說過一句話:

  「我50歲了,才覺得自己會下圍棋。」

  希望我到時候也能跟他一樣~

 

黑:老師最欣賞的棋手是藤澤秀行老師呀?您為什麼喜歡藤澤老師的棋呢?

陳:藤澤老師的棋,布局非常厲害,

  有人給他這樣的稱號:「前五十手,天下第一!」

  當年我高二考職業棋士的時候,

  也就是因為一直擺藤澤老師的棋,

才讓我順利入段,進入職業棋士的世界。

    直到現在,我還是會不時地打藤澤老師的譜,

  他的棋,魅力依舊~

 

黑:那麼現實中實際有接觸的老師們,哪一位對義翔老師最具啟發性呢?

陳:應該是彭景華老師吧!

  雖然許多老師對我的指導都很重要,

  但是最重要的是彭老師,他在我院生時代、

  要考職業棋士前的那段時間,教導我非常多。

  (編按:陳義翔老師於2001年入段成為職業棋士,

      雖然他很年輕,但是在職業棋界奮鬥的時間非常長喔!)

 

黑:當初受教於許多的老師,

  未來義翔老師也即將一起帶領黑皮狗的孩子們進步;

  老師一路上走來,相信一定有很多心得,

  可否分享一下,在遇到困難與挫折時如何更上一層樓呢?

陳:年幼時可能不能理解,

  但隨著年紀增長,更認知到一件事:

  「絕對不能逃避!不要怕輸棋!」

  輸棋不代表甚麼,只代表輸棋時,

  更能夠從失敗的經驗中吸取下一次應變的方式,

  如果只在意輸,而沒有從中吸取經驗,

  那就太可惜了。

    下圍棋,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,

  希望黑皮狗的小朋友們能夠越來越喜歡圍棋,

  也能從中得到許多寶貴的經驗~

 

從訪談中,可以看見陳義翔老師雖然成長於圍棋世家,

但是絲毫沒有任何架子,非常的真摯親切;

其中也看得出爸媽的支持與引導,

自己本身內省與改變的態度,

對於義翔老師目前的成就的重要性。

期待九月開始,陳義翔老師加入黑皮狗團隊,

對黑皮狗的孩子有更不一樣的啟發,

激盪更多的火花喔!

創作者介紹

黑皮狗圍棋教室

黑皮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